新聞快報

0 0

【記者趙珮妤/高雄報導】高雄市中華書道學會於12月13日(星期日)下午二時在高雄軟體科技園區交誼廳舉辦「隸書概論與創意」書法講座,此次與會的貴賓來自各書法界的老師與喜好於書法的學者,都踴躍參與講座。由「高雄市中華書道學會」理事長宋耀偉老師主講,主題是「隸書概論與創意」。宋耀偉老師指出隸書早在戰國末就開始萌芽,從1975年出土的《睡虎地竹簡》和2002年出土的《里耶秦簡》之中就已有明顯的隸書筆意出現。到了西漢,隸書才漸成長,《馬王堆漢墓簡》、《銀雀山漢墓簡》、和《尹灣竹簡》中的書法雖還帶有篆意,但其鮮明的波磔與扁形的體勢已與東漢碑刻隸書十分近似。東漢才是隸書的成熟輝煌時期,《石門頌》和《楊淮表紀》屬摩崖石刻,筆勢雄厚奔放,結字野趣橫生;《孔宙碑》、《曹全碑》屬秀潤縱逸一路,扁平勻稱而翩然飛動;《張遷碑》、《鮮於璜碑》則是屬方筆森挺一派,外方內圓, 方起方收;《乙瑛碑》工整而拘謹,卻是漢隸之最可師法者;《西嶽華山廟碑》方圓兼備,提按分明,蠶頭雁尾極為強調;《史晨碑》緊密森嚴,線條多變化而富藝術性;《禮器碑》書風細勁雄健,端嚴而峻逸,歷來被推為隸書極則。

魏晉則是隸楷的過渡時期,例如《受禪表》、《谷朗碑》、《爨寶子碑》、和《中嶽嵩高靈廟碑》,具體表現在起筆時逆鋒減少,而變之以單刀直入;收筆時重頓後迅速提起,變雁尾成方波,這已經是楷書萌芽的一種特殊筆法。唐宋元明的隸書基本上是以楷入隸,例如歐陽詢的《房彥謙碑》,存有較多六朝氣息,而字形方正峭拔;李隆基的《紀泰山銘》,是以楷書的筆法、結體和章法來寫隸書,特別是豎彎鉤和豎折大多使用楷法;沈度的《歸去來兮辭》,重頓出鋒,回鋒映帶,結構雖力求精確緊密,卻略顯得刻板;文徵明的《毛先生餞行詩》,和他的小楷、行書、草書一樣精彩,雁尾短促,點撇收尖的特色,既霸道又氣勢。到了清代,可謂是百花齊放,一掃千秋帖學的強弩之末,各家藝起八代之衰而直逼秦漢,看看金農的《盛仲交漆書軸》,棱角分明,橫粗豎細,再加之以倒薤筆法,使方拙的體勢中有了變化和風韻;鄧石如的《世慮全消四屏》,渾厚豪邁的中鋒用筆,圓潤而遒勁,篆情隸意,躍然紙上。伊秉綬的《退一步齋》,那種橫平豎直,長扁依字形而自然伸縮的單純化寫法,不也和八大山人不謀而合;趙之謙的《張衡靈憲四屏》,既取法魏碑而方勁雄強,又取法鄧石如而渾厚豪邁,融真、草、隸、篆之筆法為一體,相互補充,相映成趣;何紹基的《臨魏上尊號奏》,用迴腕執筆法,把漢隸和顏真卿的質素引進來,進而草、篆、分、行熔為一爐,神龍變化,不可測已;而徐三庚的《魚游禽止聯》,取法天發神讖碑,起筆方棱,收筆尖勁,結構上虛實相間,獨闢蹊徑,可謂風格獨具。

宋耀偉老師也道出現代的隸書創意並不是要完全捨棄傳統,而是要吸取傳統的精華再融入現代的科學與思維,開創新一世代的隸書創意。如曹容的《自安》,結合篆與隸,自在而渾厚;謝宗安的《水映天連聯》,融合魏碑與漢隸,自成一家之書;杜忠誥的《亂碼字組》,濃淡相間而疏密交錯;蕭世瓊的《致虛極》,粗細融合而乾濕互補;宋耀偉的《白居易錢塘湖春行》,充分掌握中鋒線條與墨色運用,把漢簡筆意展現無遺。都各有其創意思維與展現訴求,而不再蕭規曹隨,依樣畫葫蘆。宋耀偉老師講座,不僅內容豐富且是生動活潑的,邊把歷史、故事和書法特色帶進講解之中,更透過「問題與答案」來和觀眾互動!既精彩又傳神,是一場令人收穫滿滿而又難忘的超讚講座!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