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報

0 0

【記者張永漢/高雄報導】每年三月天,杜鵑花依約綻放,一曲杜鵑情未了,1941年廣東肇慶黃友棣作曲的抗日歌曲《杜鵑花》,在兩岸因緣錯置下,她卻成了台灣人民的共同記憶,80年來,獨不見「杜鵑花」在她萌生的土地上昂首怒放!10年前,馬英九總統以《杜鵑花》送別黃友棣,永遠的杜鵑花謝了又開,今年多事之秋,台灣人民相信那一朵和平的《杜鵑花》比得上雷霆萬鈞!

▲黃友棣抗日歌曲《杜鵑花》親善大使,左起雅韻合唱團陳麗枝團長、高雄市退休教師合唱團丘佩德團長、傾韻絲竹弦箏樂團林愛華團長、雅韻合唱團指揮張碧綢老師、孫文南院汪明生院長、高雄市陳若翠議員、壽山文化基金會林壽山董事長

高雄一群愛樂人士,以「師法黃友棣的全人音樂教育」為理念,於11月26日晚間,假高雄市鳳山大東文化藝術中心舉辦「永遠的杜鵑花-黃友棣逝世十週年紀念音樂會」,共邀民眾一起來緬懷這位民族音樂的導師黃友棣,本次音樂會由傾韻絲竹弦箏樂團、雅韻合唱團、高雄市退休教師合唱團共同演出,並有大高雄青溪新文藝學會、壽山文化基金會、孫文南院協會、何香凝文化建設促進會、豫台有約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共襄盛舉。

▲《杜鵑花》舞台秀,演出:傾韻絲竹弦箏樂團

八年抗戰,烽火連天,人民顛沛流離,黃友棣為了給苦難中的男女青年一個希望,特別將《杜鵑花》寫成輕快的曲子,以此鼓舞民心士氣,在這樣的「創意構思」下,主辦單位傾韻絲竹弦箏樂團團長林愛華教授結合國畫、國樂、表演藝術大膽嘗試「杜鵑花舞台秀」演出,甚獲好評。

林愛華表示,藝術歌曲必須流行化、以創新方式走入民眾心中,才能代代傳唱。「年年三月杜鵑來,一聲催得一枝開」,演唱會末了,滿場來賓同唱《杜鵑花》,聲聲是鮮血的記憶,句句是和平的呼喚。

孫文南院院長汪明生致詞表示,近年來大陸高喊兩岸人民心靈契合,卻沒有具體做法,他已數度向大陸喊話,希望以《杜鵑花》聲取代軍機聲,兩岸若能同唱《杜鵑花》,何來征戰?汪明生並期許,兩岸「南南合作」,就從《杜鵑花》的第二故鄉高雄出發。

在談到文化與教育時,市議員陳若翠說,唱《杜鵑花》就像在上一堂歷史課,看似一首情歌,卻是從戰爭唱到和平,期待市民多多傳唱,讓《杜鵑花》的鮮紅成為高雄的新希望。

本次音樂會幕後推手李勝利老師說,黃友棣去世後,他數次前往廣東,期許《杜鵑花》能再次開滿大師的家鄉肇慶,然而有些官員並不領情,李勝利感慨說,海的那一邊激不起浪花,一腔杜鵑花的鮮紅已逐漸褪色,《杜鵑花》返鄉之路何其難!不過李勝利表示,還是有值得欣慰的地方,其一,他找到了《杜鵑花》作詞者方健鵬(筆名蕪軍)的兒子方引晴先生,後來通過方先生的述說才知道,原來蕪軍當時已是中共地下黨員--廣州中山大學文學院中共地下支部書記,而當時黃友棣則為廣東省行政幹部訓練團的音樂教官,李勝利接著說,一位是國民政府的音樂教師,一位是共產黨員的詩人,何以當年「國共師生」都可共譜《杜鵑花》,而現在卻弄得台海風雲密佈?其二,雲南民族大學蔡正發教授有感於黃友棣編寫的《雲南山歌組曲》而能傳唱至今,特別撰寫《音樂大師黃友棣的雲南情》一文,並登報分享雲南人,李勝利說,蔡教授在其文章中強調:「《杜鵑花》雖未提及雲南,但雲南絕對是傳唱《杜鵑花》並且深受《杜鵑花》鼓舞激勵的最重要區域。」

黃友棣與民國同年,1941年《杜鵑花》在韶關樂昌誕生,1949年《杜鵑花》隨著黃友棣到了香港,1987年她漂洋過海落腳高雄,黃友棣百歲音樂人生,用音符記錄了「百年民國史」,用琴聲奏響了「70年兩岸風雲」,這是兩岸人民不能遺忘的杜鵑花;「子規夜半猶啼血,不信東風喚不回」,孫文南院院長汪明生、中華文化經貿協進會會長李勝利、傾韻絲竹弦箏樂團團長林愛華、廣東著名作曲家李鴻基、豫台有約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董事長吳天璽已展開籌拍「電影《杜鵑花》」工作,發起人成員莫不期許,終要讓「和平的《杜鵑花》」開滿兩岸。

▲《阿里山之歌》原民舞,演出:傾韻絲竹弦箏樂團
▲《鼎湖山上的黃昏》,演出:小提琴∕劉依亭 伴奏∕黃淑宜
▲《紅棉花開組曲》,演出:雅韻合唱團
▲《百花舞》,演出:高雄市退休教師合唱團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