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快報

1 0

【記者/管敬革】2020年9月初,舉國民眾在經歷一場百年不遇的新冠戰役初步控制全勝,我在禁足艱日子埋頭丹青,近日有幸參加在國家畫院名人邀請展活動,在久違熱鬧的活動我驚奇地看到,眾多的媒體人與美評家都在同時把焦點放大在馬培童,這難道真是要火的節奏嗎?
近年有個網名叫丹青飛孤的將藝術界大佬挨排掀個底朝天的也在美言馬培童:馬培童將名揚天下,還有幾個媒體人作家潘瑋萱在忙碌張羅為馬培童寫書出版,難道這玩焦墨黑線條的小子真要火嗎?那麼來看看馬培童這焦墨藝術之作的將給社會與歷史的雙面價值怎樣衝擊波……
馬培童做為以焦墨畫法的傳承人,挾帶在中國繪畫技藝和傳統技法上的新奇畫風,用他在傳承已故張仃大師焦墨山水基礎上,施展焦墨的手法繪製高難度的石窟壁畫,盡現中國歷史及世界歷史的發展過程,所以被授予非物質文化遺產傳承人稱號,他現為國家一級美術師、中國焦墨刻石皴流派唯一創始人。馬培童從哲學和美學的根本參悟意象造型,把石窟雕塑佛造像刻在宣紙上的特質與真義,於甲骨文、象形文字、岩畫、漢畫像石刻的原初精神確定美學取向,開掘點線面、符號、圖形諸元素自身審美價值,將主觀意象融于自然,形成獨異於人的個性語言,尚古樸、求天趣、富意蘊、重裝飾、形式美,為中國焦墨畫創新研究探索做出貢獻。


有美術評論家亦盡奉讚譽之語:觀看馬培童的焦墨畫,它不僅恰到好處地運用焦墨線條,更難能可貴地做到畫中有畫,線中有線。遠看是畫,近看是符號。
活動現場學院派書畫名流如此點評:馬培童作品裡焦墨線的長短、粗細、繁簡、疏密、枯濃、枯淡、虛實、刀刻、組合、交錯、顧盼、呼應等,形成石匠叮噹的金石線的刻石皴法,使刻出整幅焦墨畫的節奏美和韻律美。 基於力度、節奏、韻律,焦墨畫產生一種動態和氣勢之美。刻筆放縱,如雨驟至,雷電交加、逆來順往,陰見陽出,橫托平直,各相加減得自然之勢、筆所未到氣已吞的動態和氣勢之美。總之,線條是通過力度、節奏、韻律、動態、氣勢等等美感來表現感情的。只要細心地觀察和體會,就會有逐步深入線上的運用上,就會有不同的韻味,從用筆的韻味上來劃分,這類刻線給人以活潑、輕鬆的情趣:剛健、挺拔、充分體現豪放、雄渾、陽剛之美;渾厚蒼勁,要求線條沉著穩重,有豐富的內含;質樸天真,用筆雕琢之痕跡,自然流露古拙,蘊含樸厚,有斑斕金石之美;遒勁流暢,線條隨筆力走勢,自由流動,龍蛇出動之美。隨著刻石皴法的發展,豐富變化,線條的品格和表現力加強,也會越來越豐富。關於石窟藝術,必須將幾千年歷史演變,將甲骨文,象形文,篆文,岩畫,漢畫像融于一體,形成一種介於畫與古書法的一種特殊語言符號,這種語言符號再現不同時期人文,地理,歷史風貌,而且以墨代刀表現歷史的滄桑感。這樣讀之畫入骨髓,畫中肌理渾厚滄然,形成獨特的繪畫語言藝術。馬培童將這種藝術融會貫通,名曰:焦墨刻石皴法,並榮獲國家專利,列為非遺項目,不得不說,這個不拿國家工資的藝術家卻在名符其實為中國繪畫史填補一項空白……馬培童的焦墨畫,恰到好處地運用焦墨線條,並且畫中有畫,線中有線。遠看是畫,近看是符號。
中國丹青史經過上下五千年以生生不息的頑強生命力發展至今,我們應該理性地看到作為國畫一個重要的佛教題材影響深遠。隨著刻石皴法的發展與豐富變化,線條的品格和表現力加強,勢必更會越來越豐富。從書畫自古能成為360行裡的一個職業的意義上而言,中國歷來最不缺的就是畫家,但在中國畫史上能鶴立雞群獨創一派的更是鳳毛鱗角,尤其真正有獨特個性的孤品傳世者甚少。
但2020年9月初中國畫院美術館名人畫邀請展,彙集當代業界頂級名流何家英、楊曉陽、盧禹舜、馬培童等更是各領風騷。最吸引我眼球的倒是醉心在黑與白之間追尋藝術光芒的馬培童那焦墨石窟畫,這種黑白焦墨嫺熟的線條,剛柔相濟,虛實相生,構建了真正焦墨之魂,這是一種真正的歷史文化符號宿影。
馬培童焦墨石窟畫從筆墨再現歷史文化,民族文化,為中國繪畫史留下閃光一筆,其獨創出的石窟皴法,遠看似物,近看是符號,比較接近歷史上甲骨文……在採訪焦墨畫一馬培童過程中,瞭解到他是中國焦墨畫張仃的學生,當年學的就是張氏焦墨山水,近些年他將這種畫法用於石窟人物,風景,繪畫講究意象,抽象,具象巧妙的結合,創作的各種石窟畫,用墨法代替刀法,筆筆見功夫,筆筆見精神,筆筆渾厚,繪製的作品渾然天成,有歷史的滄桑感……
他為了真實地再現石窟風采,馬培童經常到全國及世界各地石窟考察寫生。其中龍門石窟、吳哥石窟有著一千多年歷史都留著他的駐足對古跡進行現場寫生。
在馬培童畫筆呈現出的莊嚴佛塔與蓮花池相互交織,輝映著陽光下朝向四方微笑的佛陀,寫盡塵埃裡的歷史鉛華。科學家搞科研專案有工資,還有科研成果獎金。一個演員出場費就上百萬以至上千萬元。可真正的選擇書畫家確是苦行僧,他們為成了北漂,蝸居在北京低矮狹小的房子,尤其為獻身真正的藝術必須偏離浮躁的經濟市場,必須獨僻蹊徑地研究更多藝術符號,而他們仍然癡迷於藝術,面對生存的艱難困苦毫不退縮,他們真正鑄就出中國丹青人的畫魂……
呼吸在馬培童老師的石窟藝術之間,仿佛去用心聆聽佛言細吸納了天地靈氣和日月精華,彙聚人類智慧和感悟,鑄就了不朽的靈魂。筆黑當隨時代俱進,日前馬培童在中國軍民抗疫新冠的日子裡更是關注地這個時代以焦墨筆法忠實地記錄。
敦皇石窟佛教壁畫吸引成就一個國畫巨匠張大千,我想馬培童還很年輕地把獨創的石窟之美呈現在我們眼前,假以時日或許大匠之門正向他敞開著。

21759″ />

Happy
Happy
10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ppy
Slep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